• 保存到桌面 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优发国际娱乐官网

真想再给您买豆汁儿喝

时间:2018-10-23 17:24:29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豆汁  浏览:120  评论:0
内容摘要:  上周六,朱旭老爷子去世。朱旭是中国著名的表演艺术家,在人艺舞台上,在众多影视剧里,留下了无数令人难忘的角色。编者刚进晚报的第一天工作是采访演员蒋雯丽,她写了本小说《姥爷》,记录自己与姥爷的感人故事,并将其改编为电影《我们天上见》,演姥爷的就是朱旭老爷子。还记得蒋雯丽当时告诉我,朱老的演绎让她不禁...

  上周六,朱旭老爷子去世。朱旭是中国著名的表演艺术家,在人艺舞台上,在众多影视剧里,留下了无数令人难忘的角色。编者刚进晚报的第一天工作是采访演员蒋雯丽,她写了本小说《姥爷》,记录自己与姥爷的感人故事,并将其改编为电影《我们天上见》,演姥爷的就是朱旭老爷子。还记得蒋雯丽当时告诉我,朱老的演绎让她不禁想起自己的姥爷。后来我去看了这部电影。

  朱旭的夫人宋凤仪女士出书时,朱旭与蓝天野、濮存昕、吕中等几位戏骨给老伴儿捧场,尽管身子瘦弱、走需要人搀扶,但仍幽默开朗。没想到那次采访后不久,宋凤仪女士就离开了,离开了朱旭老爷子,恩爱伉俪天人相隔。如今他们终于“天上见”,也是一种团聚。编者约了人民艺术剧院的王甦回忆她与老爷子之间的交往故事,表达年轻一代对朱老的怀念。

  朱旭爷爷走了。得到消息的清晨,我的眼泪止不住地流……看着手机里和爷爷的合影,想起了好多往事。朱旭爷爷为人随和,没架子,风趣幽默,人缘儿极好,对我们这些来人艺工作没多久的小年轻儿非常好。

  2009年,大学毕业后我来到人艺工作,当场记。我跟的第一个戏是汶川地震题材的话剧《生·活》,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朱旭爷爷。可把我激动坏了。这可是从小到大,常在电视里见到的人呐!谁也没想到,朱旭爷爷是那样和蔼可亲,总是笑眯眯的。演出时,恰逢朱旭爷爷从艺60周年,剧院在首都剧场给老爷子举办了纪念活动。我还记得,朱旭爷爷看着大家伙儿,又感激又有些许,怹慢悠悠地说:“诚惶诚恐,何德何能。这几年每次我都说‘这回是谢幕演出了’,老是食言。”

  2010年,剧院要出一本书,叫《我在人艺》,收集整理演员、导演、舞美等等工作人员在剧院生活、演出的故事。1月27日,我和同事到朱旭爷爷家采访。听说爷爷爱喝酒,我特意带了好酒。一进门,朱旭爷爷和他的老伴儿,同为剧院演员的雪茹奶奶(雪茹为朱旭夫人宋凤仪小名,编者注)就热情地告诉我们:“中午吃酸菜白肉!”一上午,谈天说地,聊酒、聊拉二胡、聊打乒乓球、聊拍电影……爷爷语速很慢,但是思清晰,谈笑风生,三五句话就来个小幽默,逗人一笑。

  朱旭爷爷上来就问:“知道我酒龄多少吗?”我们使劲猜,50年?60年?怹老人家嘿嘿一笑,“我今年80,酒龄79年!”原来,朱旭爷爷年幼时因家庭变故,是由一位伙夫带大的,这位大师傅好打牌,怕孩子闹,每晚都给他灌一点白酒,等他睡沉了才去玩儿。这段经历也算传奇了。

  我那时候刚来剧院,还拘谨着不敢乐,生怕不礼貌。采访完了,吃饭时候,朱旭爷爷问:“会喝酒吗?酸菜白肉配酒,绝了!”我平时并不喝酒,想着别扫兴,就斗胆陪着爷爷喝了一口。别说,茅台还真好喝,酸菜白肉也好吃得很,有家的味道。席间,朱旭老师又讲了许多陈年趣闻,逗得大伙儿嘎嘎乐。他说自己虽然爱喝酒,但非常有,每天就喝二两,绝不过量,更不酗酒,演出前更是滴酒不沾。临走的时候,我特别想和爷爷拍一张合影,又不好意思提出来。眼看着同事都要出门了,我才鼓起勇气问:“能和您合张影吗?”爷爷哈哈一笑,坐在椅子上,用手拍拍身边的空位:“来!说拍咱就拍!”我揽着爷爷照了张相,回家之后,臭美了好久。

  2012年,剧院排演由何冀平老师编剧,任鸣、唐烨二位导演执导的新戏《甲子园》,朱旭爷爷又回归舞台了。这是我第二次和朱旭爷爷一起排练。他从不迟到,台词背得非常精准,几乎是一字不差。我留意到,爷爷的剧本很特别,居然是手抄本,密密麻麻,字迹清晰工整。怹说,这样抄一遍,词儿背得扎实。排戏过程中,我负责提词,可我几乎没给爷爷提过词,怹的词儿背得无比精准,和原剧本基本一字不差。

  剧组的年轻人很多,朱旭爷爷一时记不全大家的名字,但是我的名字,爷爷很快就记住了,就是没记对。是这么回事——有一天演出前,爷爷早早来到后台,和我聊天,说喜欢喝豆汁,就是老买不到正的。赶巧了,我口就是正的清真豆汁店。第二天我就买了两大兜子豆汁,外加焦圈儿和咸菜丝儿,往爷爷屋里一放——爷爷眼睛都瞪圆了!一个劲儿谢谢我,“不好意思,您破费了”,爷爷看看豆汁儿,挠着头,扑哧乐了,“这么多,得一家子使劲喝,不然多糟践东西?哟,您叫什么呀?我得知道名字呀!”这句话可把我吓着了,急忙回答,“不敢不敢,不就是点儿吃的吗,哪儿就了,我叫王甦,是剧院新来的小丫头!”第二天,演出前,爷爷刚一进后台就看见我了,大声说:“好喝!就是那味儿!”“得嘞,您喜欢,以后得机会就给您来一袋!”后来,我就变成了朱旭老师嘴里那个“给我买豆汁的姑娘”,名字有点长,但是我挺喜欢。

  2014年6月,朱旭爷爷的老伴儿——宋雪茹奶奶编剧的《理发馆》建组了,我还是场记。很遗憾,朱旭爷爷因为身体缘故,没有参加演出,只是担任艺术顾问。首演时,朱旭爷爷来后台看望大家,一看见我就乐着说,“我还记得豆汁儿呢,好喝!”雪茹奶奶赶紧拦着,“就记得豆汁!”朱旭爷爷又笑着补了一句,“还记得焦圈儿呢!”我也淘气地回应,“我也记得酸菜白肉呢!”爷爷忽然有些失落,嗔怪地说,“大夫现在不让我吃肉了!”雪茹奶奶解释道,“他现在不能吃油腻的东西了,酒也不敢喝了。昨天吃晚饭的时候,因为不让他喝酒,还和我生气来的,和个小孩子似的。”爷爷不能喝酒了……想到这儿我心里一阵酸,急忙岔开了话题,把提前准备好的豆汁儿和豌豆黄、山楂糕拿出来。朱旭爷爷看到豆汁儿,高兴了片刻就犯了难,“唉哟……怎么还升级了呢?以后可别这样了,不合适。”我诚恳地和爷爷说:“您能喝就是我的福气,非要感谢我,您和我照张相吧!”朱旭爷爷说:“那您可得多拍几张!”

  2015年2月,雪茹奶奶过世了,朱旭爷爷一下子就瘦了,剧院的活动也参加得少了。后来在几次活动中再见,爷爷明显见老了,反应也不似以前那样敏锐,但每次见到我,还是记得我给他买过豆汁。

  2017年年初,听说朱旭爷爷参演的电影《完美有多美》上映,我特意买了电影票去看,爷爷台词很少,只是重复地说了几句“滚蛋”!我看的是午夜场,电影院里只有我一个人,当看到片尾字幕的演员表出现朱旭爷爷的名字时,我忽然想到2009年,爷爷在从艺60周年时说的话:“我已经食言好几次了,老说退出舞台,老回来。”我想,所有喜欢朱旭老师的观众都希望,怹总是食言,还能重返舞台。

  2017年6月13日,濮存昕老师忽然给我发了个微信,说爷爷住院治疗了许久,刚刚出院,念叨想喝豆汁儿。我一听立刻买了豆汁儿、焦圈儿、咸菜丝儿,外带豌豆黄,第二天就开车送上门去了。可惜,正赶上爷爷在午睡,放下豆汁儿和焦圈就默默离开了。过了几天,在后台遇到朱旭爷爷的儿子,他说,当晚朱旭爷爷就喝了。我很是欢喜,心想着,爷爷,您硬硬朗朗的,以后只要是您想喝,我就给您送!

  今年夏天,听说朱旭爷爷又住院了,我还琢磨要不要送点豆汁儿。同事劝我,拉倒吧!那玩意儿臭烘烘,医院能让放吗?也影响其他病人呀!我一琢磨,也是,不如等爷爷出院,还是送到家里去。没想到,再也没机会了……真的还想再给您买豆汁儿喝。朱旭爷爷,您走好,希望您和雪茹奶奶在,再无病痛和忧愁。


相关评论